当前位置

: 门户日志芬芳 伤感日志 查看内容

出了事 委屈难熬 我才发明死后空无一人

狐雕之舞 2019-11-8 03:03 18
摘要: 世上最美的词也不过青春二字,有多少人在憧憬着青春,又有多少人在回忆青春。青春真是一场雨,即使感冒了,也愿意再淋一回。   年少的我们,最青涩,最单纯,心如白鸽。又最朝阳,最自信,清扬张狂。是四月的蔷薇 ...
世上最美的词也不外“芳华”二字,有几多人在向往着芳华,又有几多人在回想芳华。芳华真是一场雨,即使伤风了,也愿意再淋一回。   年少的我们,最青涩,最纯真,心如利剑鸽。又最向阳,最自负,清扬张狂。是四月的蔷薇,被一竿清雨淋透,在阳光下透着光,打着朵儿,熠熠生辉,这世界在我们眼里,是唇齿间的一阕清词,万分美妙。   在这场芳华的年夜雨下,含苞的花骨朵儿情窦初开,心里深躲着说出口会红了脸的机密,一想到阿谁人,心底的浪花翻涌,双颊开满桃花,火烧眉毛想要他知道我是如斯爱好你,却老是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就像那春日里猖狂抽枝的藤,一圈又一圈缠满潦攀篱笆,待那人途经,貌似不经意勾住他的衣襟,心坎却溢满了私密的欢乐,还带着点惊慌,待那人一回头,就面红耳赤了。就像那诗经里的喃喃细语,野有蔓草,零露。有美一人,婉如清扬。相逢相遇,与子偕臧。   芳华美妙又短暂,如斯短暂,惊鸿一念就已过完,短得恰似这平生只够爱一小我,我们想要与时间交战,可是那时间,太无情,太凉薄,手中的枪还未举起,它已缴走我们的械,我们都成了败寇,却认为它还在远方。门前的石阶长出青苔,屋后的木樨落了满地,芳华到了止境,可是我们舍不得,对它说声再会。   在多年后的某个宁静的傍晚,躺在长椅上,穿过逼仄的时间地道,翻出被时间洇染的发黄的老照片,彼此交流的信笺,写满苦衷的小手札,那些与芳华有染的回想,撞了一下岁月的肩,疼得眼泪潸然。 我们曾把满腔热情都献给芳华,嚣张、乖张、背叛,是一首青涩的诗,在最青涩的年少,永远年青,永远热泪盈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美图推荐

本周推荐

热点阅读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