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门户美文 爱情美文 查看内容

时间清浅 缘来有你

歧水慕君 2019-12-30 00:56 484
摘要:   人生在世,草木一秋。一闪一灭,转瞬之间。你我都轻如云烟,渺如微尘。但就是无数个小小的你我点燃了万家灯火,照亮了整个世界。这人间的生与死,荣与辱,兴与衰,从来都让人无法左右,但我们终不负韶光,不负自 ...

  人生活着,草木一秋。一闪一灭,弹指之间。你我都轻如云烟,渺如微尘。但就是无数个小小的你我点燃了万家灯火,照亮了全部世界。这人世的生与逝世,荣与辱,兴与衰,从来都让人无法摆布,但我们终不负时光,不负本身,守着草木,守着云水,演绎着一代又一代的传奇。

  我们一路怀揣着爱,脚踏着万物,一声尽唱,飘然落尘!也许,你我曾是几百年前的一株草,一朵花,一粒尘,颠末几世循环的转换酿成了此生的亲人,伴侣,爱人……也许,我们只是来兑现宿世的一场盟约。也许,在百年之后,你我又都化为世间的生灵,守候在六合之间,彼此相看,相顾无言。然而,你我却心灵相犀,甘为绿叶,守护着这世间一朵花开的时间!

  这世间,有一种重逢叫做缘份。如如有缘,你我会迎着月,奔着光,在人生的某个岔路口相见,然后又静静拜别。像一朵雪白似雪的梨花,轻轻被风吹落,似乎从未被时间染上任何色彩,永远素雅干净。

  有些人,在你性命里,走着走着就散了,走着走着就远了,回身是霎时,拜别早已是海角。有些人,如同在你的世界打马而过,走时如东风掠面,不曾留下一孙在突痕。有些人,走时却如惊涛骇浪,让你痛彻心扉,就像长在你心里的一根刺,怎么拨也拨不出来,只留下浅浅淡淡的伤痕,也许,是怀念;也许,是怨念;也许,只是记得……

  无论什么,我仍心怀感谢,或许你我只是在人生的烟雨冷巷里,水榭楼亭旁一场花的相逢,一场流水的情缘。感谢你,曾经来过我的世界,不惊,不扰!

  如如有缘,总会有那么一小我,即便奔走风尘,历经千辛万苦,也会向你奔赴而来;如如有缘,总会有那么一小我,即便拨开万千人群,拨开姹紫嫣红,也会站在时间的廊桥上,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只为在最美的季候里,与你相遇相知,与你在时间的铜镜里勾画成一个完善的圆。

  我性冬此生在最美的时间碰见了你。张爱玲说,由于爱了,所以慈悲。由于理解,所以宽容。总有那么一小我,即便全世界都不爱你,也会为你低眉,为你垂泪,为你留一盏暖和的灯,默默守护在你身旁,在清浅的时间里,陪你看草长莺飞,陪你数散落星辰!

  由于有缘,你我同住同修,同见同知,彼此依附,彼此取热。存亡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爱,最长情的广告,不是万万句“我爱你”,也不是月下花前前的金石之盟,海枯石烂。而是愿意用其平生的时间来陪同你,来包涵你!即便在寡味的日子里,也会用爱往浇灌,专心往庇护,为你种出一朵妖艳之花,㶷烂至极。

  “十年存亡两茫茫,不考虑,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悲凉。纵使重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如若此生,你我碰到一个愿意为本身陪同平生的人,那么,请握紧此刻手中的幸福,爱护彼此,别等落空,再话悲凉……

  惋惜,世间不是所有的缘份都来得方才好,在适合的季候里你我相遇重逢。就如徐志摩碰到林徵因,写下“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沸手,道别西天的云彩……”一首再别康桥道出无尽的怀念,却因是一场三角之恋,不得不撒手。还有张爱玲碰见文人汉***胡兰成,在信里写道:“在你眼前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的心里是爱好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何等低微,往往当一小我碰到一份情缘,再怎么骄傲,冷淡。也会变得很低很低,变得温顺而多情。固然两年后,毕竟两人仍是劳雁纷飞,各奔工具。像天空残暴的烟花,绽放之后只剩薄凉。也许,他们彼此相遇,只是为潦攀来世间为我们讲述一段故事,写下一段文字,弹奏一曲琴瑟之音!世间,不是所有的缘份与情感都能修得正果,厮守平生。但它们如同投在你心湖的一颗石子,荡起层层微光,即便短暂,仍也波光粼粼,晶莹闪耀!

  是啊!人生的缘份就是如斯巧妙,像一朵浮云与飞鸟的重逢,不期而至。眉间滑过的时间,如同那山涧流淌的溪泉,平缓而柔嫩。而你卧冬就如同飘飞的枫叶,相遇重逢,渐渐飘落,安静悠美,直至土壤。如如有缘,今生你我注定会在时间的渡口相见,如若离散,请在我筑起的幽梦里,互道一声“保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美图推荐

本周推荐

热点阅读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