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门户日志芬芳 伤感日志 查看内容

死后,请与我葬在一起,永不分离111

最后的夜晚 2020-3-11 07:20 16
摘要: 那一年 ,长安飞花漫天,塞外杀伐声未歇刀光血剑,金戈铁马,车粼马萧,茫茫荒野,马革裹尸,血流成河他,身披银甲,手执长枪,在狂烈的风中,迎风而战,矫健的武姿,似在以生命演绎一段保家卫国的传奇落红漫天,柔 ...
那一年 ,长安飞花漫天,塞外杀伐声未歇
刀光血剑,金戈铁马,车粼马萧,茫茫荒野,马革裹尸,血流成河
他,身披银甲,手执长枪,在狂烈的风中,迎风而战,矫健的武姿,似在以生命演绎一段保家卫国的传奇
落红漫天,柔风似水,桃花树下, 伊人盛装,天涯咫尺,小楼相思
她,立于桃花树下,纷纷扬扬的花瓣,散落一身, 相思染指桃花,随风飞向不知道的远方
耳边的兵伐之声吞噬旷野,风中的血腥浓烈似酒,他,执枪立于万千尸身之上,终于,是胜了
可是,长安那边等待他的却是齐国的欢呼,他一个人的落寞悲伤
天子仁慈,念边塞常年战事,两国边境民不聊生,特以公主和亲他国,修两国亲善友好
泣血春风里,鸿雁传笺,一纸悲歌,雁也呜咽
有情人注定难成眷属
这个季节,他,大捷班师回朝
这个季节,她,要远嫁千里
他和她,她和他,就要决绝
风里雨里,大街小巷,市井遗泉,英雄美人的传奇不绝于耳,只是,他们彼此不是彼此故事里的人
他们的故事,有谁能懂得,能知晓
嫁期将至,她,他,必须要见面
他,她,均是这么想的
迟来的相逢,两人相顾无言,他们之间有太多无奈,太多东西让他们的爱情举步维艰
他想,这就是他最后一次见他的她了,过了今天,她不在属于他,她将会是别人的王妃,身份尊贵,而他,依旧是他的将军
过了今天,他们,各行其道,回归本位
她想,她虽然贵为一国公主,可是,她也是个女子,不,她更是一个只想和自己爱的人相守一生的简单女子,为国争荣,远嫁他国,她怎堪重负? 所以,她要反抗,哪怕最后身首异处,她要的只是携他之手,走一段不负时光
“带我走!” 终于,她说出了在心底呐喊千遍的话语
可是,他却转身离去,辜负了这如花美眷,负了那年他许下的一世诺言
誓言还在耳畔,仿若昨日,可是,他却决然背对着她,离得那么远
她泪眼婆娑,轻启朱唇,“上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是他们的约定,她以为········可是他依旧头也不回,原来,在他眼里,江山的安定,永远是第一位的
都说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可她哪是败给了似水流年,她是败给了天下,败给了他身为一个将军的信仰
耳后凝噎的声音,好似狂浪一般把他卷入那记忆洪流,翻涌着吞噬了他的心
灼灼桃花之下,女子笑颜如花,轻吟《上邪》,男子轻笑,满目柔情,许她一世姻缘
灼灼的桃花,灼伤了谁的眼,谁的心,让谁默然泪如雨下
自始至终,她鼓起莫大的勇气,念他,等他,为他甘愿抛下一切,可是,他却负了她,他懦弱,他无法舍下国家
原来,自始至终,都是她在用生命吟咏《上邪》 那一天,她一袭红衣曳地,施施然登上嫁车,回眸间,似是对这座城,有着无尽的不舍,或许,只是因为这座城有个他
人群里,目光触及,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啃噬着彼此
红雨落尽,染红这个季节,可是,她的嫁衣却比红雨还要更艳烈
她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不想,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终究,她以一个公主该有的信仰选择了余生,史笺刻下她的名字,却消磨了她的天长地久,天涯相思
不知道这世上,谁会为谁甘愿孤独终老,谁会为谁携手一世伴君老,谁会为谁消红颜,珍藏一世? 可他会为她孤独终老,并在墓碑上刻上她的专属于他的称呼的名字,这份情,谁知道当初他是不是真的就负了她呢? 谁有情,谁无情,谁负谁,谁说的清楚呢? 所有,都随那以抷黄土尘封
忘川河畔,三途河边,三生石前,他会等她,她亦会的,他知道
尘世难再续,忘川终相逢
飞花散落千百载,长安依旧,却再也寻不见他们的故事
昔记长安月下,有佳人立于桃花林中 ,道出自上古传递的坚定誓言
佳人目色 坚定,似天崩地裂,斗转星移也不能撼动 其半分
然而,四季交替,韶华如水而逝,桃 花依旧衬着月色开得艳烈,当初许下誓言 之人却如零落腐烂的桃花一样不知飘散在 何方了
人生苦短,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每个 人都在苦苦挣扎着想要逃脱这束缚,逃得 过,就是运,逃不过,则是命
曾经的海 誓山盟在既定的命运面前是显得那样的苍 白无力
出生盛世,他们一个是手握重兵,注 定一生要在沙场上出生入死的将领,一个 是身份尊贵,养在深宫的公主,他们原以 为能过于对方相濡于沫,相守一生,可是 突如其来的战乱打破了他们美好的期望
他们不是平民百姓,都有着无法抛弃的责 任,天下苍生的命运都系在他们身上
于是,她,被派去和亲
大漠,是马背上的国家
被派去和亲 的她注定会成为一颗被抛弃的棋子,此生 命运多舛,生死难料
她无法接受与爱人的分离,恳求他带 她走
然而,她失望了
他轻轻推开了她,转身,留给她一个 背影
自当年,她对着他许下此生誓言时 ,他的轻笑,冥冥之中也许就预示了将来 的分离
是了,她错了,错的离谱
她不该痴 心妄想那只能刻在诗书上的白首不相离, 曾经的相爱相思最终得到的只是那令人痛 彻心扉的背影
她再也不奢求爱了,她选 择了顺从命运,去和亲
临行的那天,他来送行
塞外烽火狼 烟,她的嫁衣如火,将天都染成血色
他 的眉目中映出的,依旧是熟悉的容颜,远 山眉黛,一点朱砂
相传言,她的眼中能 开出倾世桃花,他看见了,在那回眸一眼 中,那桃花开得极美,美得凄厉,美得决 绝
就如同那句“我欲与君绝”一般让他身 处冰窖,伤得他体无完肤
相思似血,是以长恨
昔日桃花雨下 的转身轻负,就已注定此生此世的分离
旧事埋入沧海,至此诀别,故去的相思相 爱,海誓山盟都已化作情殇被历史的黄沙 吹过掩埋,岁月淌淌而过,即使伸出手也 无力挽留住什么
多年后,马蹄踏入旧地,依旧是残阳 如血,黄沙漫天,西方传来孤雁的呜咽声 ,就连大漠的风夹杂着咸腥的味道
她不会知道,当初的爱的痛彻心扉的 不仅仅只有她,他们注定无法相守此生, 孤苦终老的也并非只有她一人
苍生与她 ,他并不想抛弃任何一个,但他必须做出 取舍
墓志铭上被磨砺的刻痕,主墓室中的 合葬棺椁,那漂泊在历史中的记忆,总会 归于沉淀
生前,我们被命运所弄而无法相守此 生
死后,请与我葬在一起,永不分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美图推荐

本周推荐

热点阅读

随机推荐

返回顶部